<address id="ljzpv"><listing id="ljzpv"></listing></address>

    <form id="ljzpv"></form>

            <address id="ljzpv"><nobr id="ljzpv"><menuitem id="ljzpv"></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ljzpv"><dfn id="ljzpv"></dfn></sub>
                <sub id="ljzpv"></sub>
                <form id="ljzpv"><listing id="ljzpv"></listing></form>

                <sub id="ljzpv"><listing id="ljzpv"><menuitem id="ljzpv"></menuitem></listing></sub>

                  因書之名

                  《而立——江蘇文藝出版社恢復建制三十周年紀念冊》序

                  文|黃小初(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社長。 社長)

                  二十七年前的10月的某一天,當我踏進老新華廠內江蘇文藝出版社所在的那幢破敗然而滿溢著書香的小樓時,我肯定沒有想到,從這一天開始,“江蘇文藝”四個字,會成為我個人詞庫中排位第一的關鍵詞和敏感詞,我的喜怒哀樂,我的榮辱得失,從此與這四個字密不可分。

                  當時的江蘇文藝剛剛恢復建制三年,說是“恢復”,除了胡小石先生題寫的一塊牌匾,似乎也并沒什么舊物事可以“再續前緣”,整個出版社是由原江蘇人民出版社文學編輯室脫胎而來,經過“文革”的洗劫,實際上已跟1958年成立的那個江蘇文藝出版社沒有多大關系,說白了就是一家全新的出版社。一個三歲的出版社跟三歲的小孩可不一樣,三歲的小孩還在蹣跚學步、牙牙學語,可是一個三歲的出版社,只要它愿意,已經完全可以干出一些驚天動地的大事了。當時的江蘇文藝出版社雖然連一個像樣的辦公場所都還沒有,卻已經以初生牛犢不怕虎之勢干得風生水起、聲名鵲起,成了國內百廢待興的出版界的一支生力軍了。“恢復”之初的江蘇文藝,以紀實文學、言情小說和《東方紀事》雜志而受到業界和讀者矚目、追捧,單本印數動輒幾十萬的圖書是家常便飯,我在調入文藝社之前,就已經是江蘇文藝的熱心和忠實讀者。

                  我在江蘇文藝社的第一份工作,是擔任即將改版的《東方紀事》雜志的編輯,從組稿、改稿到畫版樣、跑印廠都干,那是我不算精彩的青蔥歲月中少有的至今想來仍讓人血脈賁張的時光。前些天有同事在微信朋友圈里曬了一張改版后的《東方紀事》目錄頁,當時中國最有影響力的一批知識分子的名字赫然在目,他們分別是我們的編委和作者。很難想象,如此豪華的陣容如今還會在哪個地方性刊物上再度出現。可以說,從那個時候開始,江蘇文藝就不再僅僅屬于江蘇,她和全中國所有的愛書人靠“文藝”這根紐帶結下了不解之緣。

                  至今,人們還在懷念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國文學的顯赫與輝煌。在這一場悠長的文學盛典中,江蘇文藝出版社既是吹鼓手,又是抬轎者,我們把幾十套青年作家文集和一大批中青年作家的長篇小說送上了愛書人的書桌。如今,這些作家中的大多數人已經功成名就,成了文學史上不可或缺的人物。很幸運,因為工作的關系,我們成了那個文學的火紅年代的參與者和見證人。我經常跟同事們開玩笑說,對于一個生來就“文藝”的人,做一個文藝出版社的編輯簡直是天底下最好的工作。總有人認為編輯是個為他人作嫁衣裳的行當,旁觀者抱屈,當局者自憐,但我們可以驕傲地說:我們是例外。江蘇文藝的編輯從來沒有因為自己常常站在作者的影子里而感到失落與怨艾,相反,我們為自己能和同齡的作者共同編織、成就一段文學的好時光而倍感幸運與驕傲。

                  當然,不僅是小說,在“文藝”的大旗下,我的老老少少的同事們為我們貢獻了樣式足夠多、內容足夠廣、跨度足夠長的好書,散文、詩歌、紀實文學、傳記文學,在這一二十年中都已經成為江蘇文藝的安身立命之本,江蘇文藝出版社也成為鳳凰旗下惟一不染指教材教輔、純靠“文藝”吃飯的出版社。

                  在面向全國的同時,我們也把目光更多地投向江蘇本土的文學創作。江蘇本就是人文薈萃之地,這是我們的福分,讓江蘇涌泉般層出不窮的寫作者通過我們的努力走進更多人的視野,則是我們的本分。在撰寫此文時,江蘇已經涌現了畢飛宇、蘇童兩位茅盾文學獎得主,很湊巧,他們的個人文集和長篇小說處女作,都是在江蘇文藝出版社出版的。我想,在省級文藝出版社中,像江蘇文藝這樣始終與本省作家保持著家人般友情,在任何情況下都能心心相印、互伸援手的,即使不是絕無僅有,肯定也是屈指可數。我們可以毫無愧色地說,在鑄就“文學蘇軍”的過程中,江蘇的出版沒有缺位。

                  ◢ 《江蘇文學五十年》叢書

                  這是我們的驕傲,是我們曾做過的事。我們不會忘記。

                  當然,別人也不會忘記。這些年,江蘇文藝幾乎囊括了以國家三大獎為首的所有圖書獎項,我們的圖書,頻頻出現在各大媒體的各類圖書榜單上。我們當然為自己的付出得到了來自各方面、各層級的認可而感到欣慰,但是我們并不滿足。幾代江蘇文藝人都有一個共識:比起得獎來,更能滿足一個出版人自尊心和成就感的是來自同行、讀者的發自內心的認同與尊敬。我們不敢自夸江蘇文藝出版社已經是一家受人認同和尊敬的出版社,但是我們毫不諱言——這,就是我們一直以來的努力和奮斗目標。

                  三十而立,一個人到了這個年齡,應該知榮辱,懂進退,會加減,一個以“文藝”為業的出版社,更當如此。我想,我們今天為恢復建制專門制作一本紀念冊,一方面是慶賀,另一方面也是盤點和提醒,我們要看看三十年間我們到底做了什么,我們也要想想今天以后我們還準備做些什么,“三十周年”,它不僅是長度,也是寬度和厚度。

                  在這里,我要感謝我們的讀者,謝謝你們這三十年來投給江蘇文藝的目光。近年來,我越來越多地與號稱看著江蘇文藝的書長大的年輕朋友不期而遇,真的非常欣慰、深感榮幸:在他們最需要精神養分的年齡,我們的書曾經照亮過他們的青春。我覺得這并不意味著我們的老,而只說明江蘇文藝在三十歲遠未到來的時候,就已經“而立”了。

                  在這里,我也要感謝我的同事。從我進社時尚在工作的二零后老革命,到現在已經逐漸挑起社里工作大梁的八零后九零后新生代,文藝社在短短的三十年時間里,凝結了四代人共同的汗水和智慧,他們用他們的夢想、用他們的才華、用他們的堅守為江蘇文藝的招牌涂上了一層又一層的新色彩,三十年后,這張招牌跟三十年前一樣鮮艷,一樣光彩奪目。

                  我還要感謝我的幾位前任——蔡玉洗,吳星飛,劉健屏。是他們,用他們的高瞻遠矚、深謀遠慮,為如今的文藝社奠定了鮮明的氣質基調,繪制了清晰的發展藍圖,打造了過硬的人才隊伍。我內心從來不僅僅把他們看成自己的老領導,更把他們當成我一輩子的兄長,希望三十歲的文藝社沒有讓他們失望。

                  書,是世界上性價比最高的商品,原因無他,只因為它蘊藏著知識的力量。知識改變命運——一個人的命運,一個家庭的命運,一個民族的命運。但隨著網絡時代的到來和消費主義的興起,書的形式和功能都在悄然發生著變化。“告別鉛與火,走向光與電”已經從想象變成現實。市場的意志越來越多地介入圖書生產的全過程,它改變著書的裝幀形式、營銷方式,決定著哪些文字更有機會變成白紙上的黑字,還試圖從根本上動搖圖書原有的屬性及邊界,并重新定義圖書和讀者的關系。

                  我還要感謝我的幾位前任——蔡玉洗,吳星飛,劉健屏。是他們,用他們的高瞻遠矚、深謀遠慮,為如今的文藝社奠定了鮮明的氣質基調,繪制了清晰的發展藍圖,打造了過硬的人才隊伍。我內心從來不僅僅把他們看成自己的老領導,更把他們當成我一輩子的兄長,希望三十歲的文藝社沒有讓他們失望。

                  書,是世界上性價比最高的商品,原因無他,只因為它蘊藏著知識的力量。知識改變命運——一個人的命運,一個家庭的命運,一個民族的命運。但隨著網絡時代的到來和消費主義的興起,書的形式和功能都在悄然發生著變化。“告別鉛與火,走向光與電”已經從想象變成現實。市場的意志越來越多地介入圖書生產的全過程,它改變著書的裝幀形式、營銷方式,決定著哪些文字更有機會變成白紙上的黑字,還試圖從根本上動搖圖書原有的屬性及邊界,并重新定義圖書和讀者的關系。

                  在而立之年,我們應該對自己有所期許。在我看來,這種期許不必大聲喧嘩,昭告天下,它應該是一種喃喃私語,是對內心的一種提醒和承諾。在我的心目中,三十歲之后的江蘇文藝應該更有能力扮演好薪火相傳者的角色,充分理解并且融入這個急劇變化的時代,在積累和創新的基礎上,說好中國故事,弘揚人類共識,把盡可能多的好書帶給人們。這些好書,應該是堅守的錨樁,是夜行的路燈,是攀巖的繩索,也應該是御侮的盔甲、醒酒的解藥。

                  我希望我們在而立之年仍能保持天真,保持好奇,保持獨特,保持善意和溫情。我也希望更多的讀者能給予我們更多的關心,更多的同行能給予我們更多的鞭策。我們愿意與所有熱愛“文藝”的人一起同行。這是一個大時代,豐饒如海。

                  2015年8月

                   

                   

                   

                   

                  首頁  |  關于我們  |  投稿聲明  |  版權經紀  |  聯系我們
                  地址:南京市中央路165號鳳凰廣場C座   郵編:210009   電話:025-83280229   E-mail:fenghuangwenyi@163.com
                  ICP備案號:蘇ICP備08111047號-1
                  菜鸟娱乐 南充 宿州 沧州 台中 寿光 营口 大理 黔东南 丽江 高雄 驻马店 驻马店 丹东 汕尾 临猗 天水 临汾 黑河 醴陵 赤峰 单县 宁德 三亚 濮阳 诸城 枣庄 永新 防城港 临海 慈溪 宜昌 海安 桐乡 公主岭 琼海 商丘 鄢陵 固原 陵水 莱州 来宾 吐鲁番 和县 永州 锡林郭勒 济南 海丰 湖州 荆州 福建福州 崇左 象山 本溪 梅州 营口 柳州 神农架 包头 安庆 广安 昌吉 大连 义乌 黄南 海宁 常州 昌都 芜湖 红河 莱州 陇南 荆门 海西 毕节 本溪 明港 巴彦淖尔市 湖州 昌都 三沙 陕西西安 滨州 保亭 临海 保定 南平 浙江杭州 禹州 黑河 西双版纳 泰安 海门 济南 灌南 宁德 玉林 内江 镇江 洛阳 章丘 潜江 嘉峪关 广汉 吉林长春 海北 张掖 丹阳 玉树 宜宾 宝鸡 海北 单县 中山 鸡西 长葛 鹰潭 辽宁沈阳 菏泽 平凉 咸阳 湘潭 兴安盟 扬中 长葛 抚州 新沂 晋中 克孜勒苏 陕西西安 瑞安 正定 泗洪 秦皇岛 枣庄 安吉 廊坊 辽阳 和田 大兴安岭 安康 襄阳 潮州 台北 三沙 乌海 玉环 临汾 晋中 通化 河源 廊坊 韶关 定西 启东 酒泉 牡丹江 阳春 沧州 烟台 沭阳 平顶山 曲靖 东海 绥化 邵阳 泸州 荆州 石狮 灌云 丽水 凉山 邹城 慈溪 商丘 商洛 龙岩 西藏拉萨 铁岭 信阳 衢州 吉林长春 福建福州 鹰潭 黑龙江哈尔滨 保定 西双版纳 启东 台州 北海 桐乡 榆林 昭通 包头 海拉尔 大理 改则 陕西西安 启东 盐城 十堰 新泰 晋江 海北 白沙 丹东 雄安新区 潮州 邹平 曲靖 章丘 保定 滕州 绍兴 辽源 铜陵 灌南 台湾台湾 邹城 白银 曲靖 海南海口 海宁 新疆乌鲁木齐 沧州 包头 东莞 巢湖 保定 晋江 临沂 顺德 遂宁 遵义 雄安新区 安吉 偃师 武夷山 阳江 江西南昌 赣州 保亭 肥城 昌吉 晋江 白沙 绍兴 武夷山 仁怀 陵水 安吉 广元 普洱 日照 丽江 桓台 公主岭 辽宁沈阳 仁怀 红河 大庆